qingling

  • 编辑时间: 2021/9/8 10:49:25
  • 浏览量: 52
  • 作者: 外汇返佣网
qingling


严格 止损,降低 风险交易时,善用止损交易,避免巨额 亏损


  亏损范围取决于账户资金情况。


  最好设定为账户总额的3-10%。


  当亏损额度已经达到你的承受极限时。


  不要 找借口等待 市场转好。


  你应该立即平仓,即使5分钟后市场真的转好了,也不要冷静,因为你已经消除了市场继续恶化的风险,亏损会无限增加。


   一定要制定交易策略,记住是你 控制交易,而不是让交易控制你,伤害自己。


    交易量要以 账户金额为标准,不能过度交易。


  交易范围一定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除非你能确定目前的走势对你有利,否则每次交易不能超过总投资额的10%;如果账户金额是3万元,交易次数不能超过3手。


  根据这个规则,可以有效控制风险。


  一次交易 手数过多是不明智的,很容易造成失控的损失。


  花旗研究(CitiResearch)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原油库存会强劲回落,即使未来 几个月炼油厂开工量将大幅增加。


  分析认为, 沙特 国家电视台宣布该国刚刚挫败了来自也门胡塞武装的新一轮袭击图谋,令市场对 中东石油生产及运输安全 前景再度感到 顾虑,与此同时,伊朗核问题顾虑进一步加剧,同时 美国还宣布了针对俄罗斯的全面制裁计划,这令原油市场 供给前景更加蒙上阴影。


  另一方面,全球需求前景却继续看好,美国库存继续超 预期下降的状况,也进一步强化了供给紧张格局。


  在此背景下,油价在短线调整后后市仍有望重拾升势进一步向上破位,上破隔夜高点63.44美元后,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将重新打开升向65美元关口的通道, 日内美国零售销售数据若如预期走强,则将进一步强化这一趋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外汇 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  案例1:北京籍王某非法 买卖外汇案  2016年11月,王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 涉赌 外汇资金4次 折合27.6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 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 处以罚款28.2万元人民币(6.4749,0.0027,0.04%)。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 征信系统


    案例2:黑龙江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3月至8月,张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18次折合52.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0.8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河南籍朱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3月至4月,朱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17.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7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北京籍覃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5月至6月,覃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7次折合79.5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60.6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5:安徽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张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6次折合20.6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浙江籍叶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2月至2019年5月,叶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9次折合46.8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1.9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7:四川籍潘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1月至2019年6月,潘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113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6.4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8:浙江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月至2019年7月,李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6次折合21.1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0.2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9:江西籍龚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8月至9月,龚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2次折合74.8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58.1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0:广东籍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20年3月,宋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56.9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79.4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百度自动收录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