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偏好

  • 编辑时间: 2021/9/8 6:21:06
  • 浏览量: 20
  • 作者: 外汇返佣网
風險 偏好


丹尼斯在接受采访时 回忆说,他曾经 做了一个可怕的 订单损失300美元


  当时,他的总 资本只有3000美元, 这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为了赚回来,就 加仓,结果又 亏了


  于是三次加仓,还是赔了。


  到最后,他一共亏了1000美元,占总资金的三分之一。


   美国银行:看涨美元美国银行外汇 策略师JohnShin称,3月初,美元 上涨至去年11月底以来的最高水平,与美国 利率上行走势密切相关;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后续行动,但我们仍 预计美元今年将出现上涨趋势;美国银行预计, 美国经济将与 欧元区经济强劲脱钩, 2021年美国经济的表现可能会大大超过欧元区。


  美国银行的PaulCiana周四在一份报告中称,欧元兑美元此前 在1.23左右见顶,并且未能突破1.2555高点,意味着一个长期的三角形态正在构筑中,并 有可能在2021年底的时候见到1.09。


  美联储理事沃勒: 货币政策完全由美联储的双重使命指导。


  美联储不会设定为美国政府债务融资的政策。


  美联储必须在利率决定上保持独立性,以控制 通货膨胀


  美债 收益率的波动反映了美国经济的复苏。


  收益率不会以“糟糕的方式”上升,但如果 市场变得无序,美联储会做出反应。


  现在离加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市场似乎看到了短期会出现通货膨胀,但未来不会。


  基于市场的长期通胀预期锚定良好。


   不太担心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 欧洲央行上周维持 抗疫紧急 购债 步伐基本不变欧洲央行上周维持较高的抗疫购债步伐,努力兑现压制收益率以保护经济的承诺。


  上周结算的净购买额为190亿欧元(约合224亿美元),略低于前一周的211亿欧元。


  欧洲央行政策制定者在本月初决定增加购买,此前美国财政刺激引发的全球债券抛售令人们担心投资者正在提前行动并推动欧元区收益超过必要水平。


   中国的通胀风险更多是 结构性的,同时全球所谓的通胀风险,其实是美国的通胀而非中国  当前中国的通胀更多只是结构性的,PPI确实因为上游工业品价格的上涨而出现超预期的上升,3月中美两国PPI都超预期。


  但相比于美国CPI也在同步攀升而言,中国CPI则比较稳定。


  我们此前多次分析过,今年中国和美国CPI会呈现背离走势,因为支撑美国CPI高企的两个因素,货币超发和货币周转提速,并不适用于中国。


  由于中国这次M2和社融增速相比于次贷危机,升高幅度较为有限,且升幅大幅低于美国,意味着中国的货币超发并不严重,面临的通胀压力也低于美国。


   3月份中国的CPI只有0.4%,虽然有一部分是石油等工业品价格同比 回升带来的,但食品价格随着猪肉价格的 回落,同比已经转负,而且核心CPI也只有0.3%),依然是历史上非常低的水平。


  PPI和CPI的裂口回升到历史高位,意味着通胀是结构性的,上游行业比较明显,但下游行业不明显。


  历史上来看,这种结构分化的通胀,最终是下游需求减弱拉低上游价格,而不是上游价格传导到下游通胀。


  比如,前两次PPI和CPI剪刀差上升到6%附近之后,两者差额会开始缩小,PPI也会随之回落。


  如果CPI保持低位,只有PPI同比升高,货币政策也不会针对结构性的通胀来 收紧整体流动性。


    即便是要收紧流动性控通胀,从根源上讲,应该控的是美国的流动性,而非中国。


  随着美国第二轮财政刺激资金陆续落地,美元流动性进一步释放,对应我们也看到4月美债利率回落、美元回落、股市和商品等风险资产再度走强。


  所以想要控制住通胀风险的抬升,更多还是在于美国紧不紧,而非中国紧不紧。


  如果问题的根源不在中国,即便是中国央行收紧了货币政策,也未必能治本。


   那么美联储会不会提前收紧货币政策?我们认为概率不低,路径调整上大概率是先控量、后抬价。


  随着美国经济回升加速,美国通胀已经起来,包括PPI和CPI都在加速上升。


  美国3月份PPI同比超市场预期,3月份CPI也已经上升到2.6%水平。


  如果从环比的角度来看,美国3月份CPI和核心CPI的环比都属于历史上单月比较高的水平(图25),显示通胀的上升不仅仅是基数效应,而是环比也开始加速上升。


  目前美国疫苗接种速度是领先于大部分发达经济体的,我们预计到今年秋季,美国就有望在疫苗接种层面实现群体免疫。


  按照这种速度,美国二三季度经济的回升还会加速,不仅是CPI会明显高于正常的通胀水平,即使是核心CPI也会明显高于2%的门槛。


  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美联储考虑逐步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包括缩减QE规模以及未来加息节奏提前。


  如果美联储政策基调从偏松向适度收紧转变,那么美国国债利率还会进一步上升,美元也会再度走强, 风险偏好也会随之回落。


  尤其是美股层面,一方面近期美股已再创新高,另一方面,鲍威尔最新议息会议后也曾提及,股市某些方面存在泡沫。


    如果从风险偏好角度分析,今年2、3月份海外利率上行时,其实就造就了一轮风险偏好的回落,4月份以来随着美债利率回落、美元重新走弱,风险偏好重新回升,也造成了最近工业品和农产品(5.520,-0.05,-0.90%)价格的上涨,而新一轮的商品价格上涨,又再度更猛的推升了通胀预期和实际可能出来的通胀水平。


  顺着这个逻辑看,5月可能重新回到2、3月的状态,暨市场再次开始担心通胀风险、担心美联储会不会提前收紧货币政策以应对。


  4月30日,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提及现在开始讨论调整QE购买速度是适应的,其正在关注美国市场所出现的过度投资和失衡问题。


  可见市场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


  
上一篇:
下一篇: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